荒诞

努力刷片的戏文考研狗

昨晚顶着大风拖着伤腿
和黄娇俏在没开灯的操场上走了无数圈
交换了一些关于朋友的想法
人说西安地灵,说话不敢胡说
这不大清早微博上就刷出来女博士一番
朋友即奢侈品的良言
下午随手翻起大冰的书
也谈到朋友

昨晚黄娇俏问起我新媒体的朋友时
我才发现这群人真的不能提
提起来就是泪
去年夏天他们走的时候
我不知撕心裂肺的哭了多少

黄娇俏一问
我特么就哭了
吓得黄娇俏赶紧说
还有他呢,他还在
我说他骗我
他就把短期内人生规划都和盘托出了

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们关于朋友的看法
有没有达成一致
但我想君子之交也好小人之交也罢
人总该在想寻摸个依靠时
能拨通一个电话

大冰说的对:
情义这东西,一见如故容易,难的是来日方长的陪伴。
能当上一辈子彼此陪伴的普通朋友,已是莫大的缘分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聊到最后,画风已经变成,黄娇俏怕我这容易对人掏心窝子的性格,以后被渣男伤透,而我担心黄娇俏这喜欢小清新的癖好,将来分不清白莲花绿茶婊ಠ_ಠ

评论